<code id="8ieyo"><label id="8ieyo"></label></code>
<code id="8ieyo"><label id="8ieyo"></label></code>
  • 網站公告:
    • 涂玄林大師,竭誠為東莞人民服務。敬祝東莞人民2018年狗年吉祥,財源茂盛!            
       
      您當前位置:首頁 > 起名改名
      取名時須知的十大禁忌
      2018年02月10日
      關鍵字:起名禁忌 取名須知

      取名時須知的十大禁忌

       

       

      1. 忌諱祖先和先賢的名字

       

          漢族起名,一般避祖先的名號。漢族傳統極講輩分。以祖先名字為名,不但打擾了輩分的排序;而且會被視為對祖先的不敬。
          在封建制度下,人們不僅要「尊祖敬宗」,而且要奉為至尊,即使直呼君主的名字也是大逆不道,清代的雍正、乾隆時,僅憑這一條就可以處人死罪并殃及九族。于是這種忌諱便被稱為「國諱」。但就現代人而言,僅就名論,雖不嚴格,但一般也不以偉人、名人的名字為名,否則便易造成今古不分。

       

      2. 忌諱生冷字

       

          名字是供交際使用的,否則,名字就失去了存在的價值。當今的時代是計算機的時代,絕大多數計算機儲存的漢字僅限于常用字。如果命名時,使用一些生僻字,一般人不認識,必須影響了人與人之間的交際。命名使用生僻字,只能白白增加別人工作的難度、麻煩。人們在使名時選用生僻字的動機其實很簡單,就是為了不落俗套。但一般人們認識的常用字,卻不過三、四千字,而命名又主要是為了讓別人稱呼,并不是為了賣弄學問。命名固然要避免俗套和雷同,但不能靠使用生僻字。使用生僻字,在正常的交際中也會出現一定的妨礙,可謂得不償失。

       

      3. 忌諱姓名字體的單調重復

       

          有些人命名,喜歡利用漢字的形體結構做文章。例如:石磊,林森,聶耳這個名字即是此例。這種命名的審美效果頗佳,可惜我們的姓氏能如此利用的微乎其微。而且即使石、林、聶三姓,也不可能人人都使用這種方法。
          有些人取名如果姓名三個字的部首偏旁完全相同,就會使人產生一種單調之感。特別是當你在書法簽名時,就會更強烈地感覺到,偏旁部首相同的名字,如江浪濤、何信仁等,不論如何安排佈局,都有一種呆板單調之感,不會產生點事縱逸、變化多姿、曲折交替,氣韻貫注的美學效果。我們既然是用漢字取名,就不僅要考慮意義上高雅脫俗的抽像美,而且要注意書寫時變化多姿的形象美。
      上述例子說明名和姓存在形體結構的搭配問題。如果形體結構沒有變化,姓名就顯得呆板,拘謹。

          在運用字形命名時,過去有兩種技巧,一是拆姓為名,另一是增姓為名。所謂的拆姓為名是指取名時截取的一部分作為名,或者把姓分割為兩部分作為名。如商湯時的輔弼大臣伊尹,其中就是取姓的一部分「尹」而構成的,此外現代著名音樂家聶耳,張大弓、計午言、董千里、楊木易也都屬此類。古人有些人將名剖分為字,如明代的章溢字三益、徐舫字方舟,清代的尤侗字同人、林佶字吉人都屬此類。還如清代的毛奇齡字大可等。還有些人是將姓名剖分為號,如清代的胡玨號古月老人,徐渭號水月田道,則又分名入號。

          所謂的增姓為名是指在姓的基礎上再增添一些筆劃或部首構成一個新字成為名,如林森、于吁、金鑫、李季等。也有喜歡將姓名用字的部首偏旁相同,并將此作為一種命名技巧推廣,如李季、張馳,這種技巧實際上不值得提倡。

       

      4. 忌諱多音字

       

          我國的姓氏多半屬于單音字。也有個別姓氏屬于多音字,如:樂字。這種姓氏顯然在交際時會造成麻煩。如果說姓氏的多音是無可奈何的事實,那么名字的擬定是完全可以避免這種麻煩的。山東某地有一個學生名叫樂樂樂,老師上課時卻不知該怎么叫他,老師居然讓這個名字給難住了。這個名字的三個字都是多音字,可有八種讀法,讀者有興趣可以自行排列一下。

          所以對于多音字應盡量回避。如果要用,最好通過聯綴成義的辦法標示音讀。例如:崔樂天、孟樂章。前者通過「天」說明「樂」當讀le,后者通過「章」說明「樂」讀yue。最后一個用意義告訴你應讀什么。

          漢語有相當一部分多音字常用的只有一個音。這樣的多音字在命名時就不必擔心使用時會產生誤讀。

       

      5.忌讀拗口字

       

          命名有時可以得用疊音的方法。例如:丁丁、方芳、辛欣等。如果不是疊音的姓名,名和姓的發音方法就要拉開一定的距離,否則,讀起來不順口,達不到的效果。有些名字讀起來費勁、吃力,弄不好就會讀錯、聽錯。原因在于取名用字拗口,幾乎成了「繞口令」,如沉既濟、夏亞一、周嘯潮、耿精忠、姜嘉鏘、張昌商、胡楚父、傅筑夫等。這些名字,有的連用兩個同聲母字,如亞一、姜嘉等。
          有的連用兩個同韻字,如既濟、夏亞、嘯嘲、胡富、勵芝等。前一種是雙聲,后一類是疊韻。有的三個字同韻,如張昌商、胡楚父、傅筑夫等。所謂「繞口」字,主要是指雙聲字、疊韻字和同音字。由于聲母相同,連續起來發音費力;韻部相同的字連讀,發音也較困難;所以,雙聲疊韻是造成「繞口」的主要原因。由此看來,忌用「拗口」字起名,主要是指不用雙聲、疊韻字起名。掌握了這個規律,就好辦得多了。符合音美標準的命名,應當是名和姓的聲母不同組,韻母不同類。例如:彭濤、馮企、婁韻、齊飛、余聲、萬鴻等。這些命名,由于命名和姓的聲韻異組異類,因而聲音有了變化,讀起來比較順口悅耳。

          如果名和姓同組,甚至完全相同,只要處理好韻母的關係,效果也很好;反之,名和姓同類,甚至完全相同,那就要在聲母上下一番功夫。例如:彭賓、馮凡、婁林、張晨、余寬、方川等。

       

      6.忌讀不雅的諧音

       

          有些人的名字,表面上看非常高雅,但由于讀起來會與另外一些不雅的詞句聲音相同或相似,便很容易引起人們的嘲弄和諧謔,成為人們開玩笑的談資,產生某種滑稽的喜劇效果。這種語詞可分為兩類:一是生活中某些熟語,一是貶義詞。例如:蔡道(菜刀)、盧輝(爐灰)、何商(和尚)、陶華韻(桃花運)、湯虯(糖球)、包敏華(苞米花)等。

          上述諧音使姓名顯得不夠嚴肅,不夠莊重,在大庭廣眾之下容易授人以笑柄。另外有一些名字易被人誤解為貶義詞,如:白研良(白眼狼)、胡禮經(狐貍精)、沉晶柄(神經病)等。這種諧音往往變成綽號。父母起名時,如不慎重 ,很容易給兒女造成沉重的心理負擔。到那時可就悔之晚矣。

       

      7.忌諱過于時髦的字

       

          在歷史的任何階段,總會涌現出一些極為時髦的字眼兒。如果命名時追逐這樣的字,必然使人感到家長文化素質差,簡單是俗不可耐,而且這樣的名字,也容易重復。五十年代的「建國」,七十年代的「衛東」,可以說遍及大江南北;「馬建國」、「王衛東」、「劉衛東」、「趙衛東」……又可謂千人一面。

          人人都去追逐時髦的字眼兒,也未免太單調乏味了。由此不能不讓人深思,雖然我國幾千年封建歷史,并且講究「忠」、「孝」之類的字眼兒,如果剔除范字,「忠」、「孝」之類的字眼兒使用頻率并不高。這說明古人命名也不喜歡趕時髦。歷代儒家大師,那些拚命向人們灌輸「忠孝仁義」的大儒們,哪一位名字里有「忠」、「孝」之類的字眼兒?孔子講了一輩子「仁」,他為兒子起名卻用了魚類的名字鯉。追逐時髦字眼兒,有時顯得有點幼稚和膚淺。

          中國人還是不要起過洋化的名字。中華民族的子孫是一個文明古國的傳人,我們的民族有著自己的倫理道德、審美意識和文化價值,所以不應該輕視自己。特別是在命名上,要顯示要保持民族特色。民間認為,選用近于洋化的名字,如約翰、瑪麗、麗莎、安娜等,有時還是一種時髦。但在日后的社會變遷和人我交往中,可能會給對方心理上造成一種輕視和不快的印象。當然,這是文化方面不同的一種誤解,但這種誤解也可能會影響人去獲得的機遇,為一個名字而付出這樣的代價,無論如何都不劃算的。

       

      8.忌諱過于夸贊的字

       

          名字好聽與否,不在于用詞多麼華美,而在于用詞用得恰當到好處。但有的人可能會犯下錯誤:給男孩子起名,總是離不開一些過于生勐的字,如豪、強、炎、勐、闖、剛等,雖然斬釘截鐵,讀起來剛強有力,用男子漢派頭,但也容易使人聯想到渾噩勐愣、放蕩無檢,使氣任性,不拘禮法,誤認為是一些赳赳武夫,所以,自古以來,一般貴族士大夫在給男孩子命名時,都盡量避開這些字。因為中國文化認為,我之剛烈堅強,并非那些喜怒形于詞色、遇事拔刀而起的血勇之人,而是一些內蘊浩然之氣,遇事不驚不怒,談笑風生的偉丈夫。

          有人給女孩子命名卻又總是在一些春蘭、秋菊、珍珍、艷艷之類的詞裡繞圈子,但是如果把它們放到一定的文化氛圍中,就會使人產生飄浮的感覺。如女子名字中常喜歡的花、萍、艷、桃、柳等字眼就是。花雖俏麗明艷一時,獨佔秀色,出盡風頭,但 場風雨過后,就會零落成泥碾作塵。楊柳亦屬柔軟脆弱之物,成語中的柳性楊花、殘花敗柳等,就表示出對這種事物所具有的象徵意味的情感評價。桃花令人引起紅顏易衰的聯想。萍與柳又都是飄零和離別的象徵物。所以,民俗中認為,取名時應盡量避開這些表面上明麗的字眼。

       

      9.大姓忌諱簡單名字

       

          目前我國人名出現單名熱,而單名最大的弊端就是造成大量的重名現象。以四千個漢字計算,如果所有的人都使用單名,一個姓氏只能有四千個人使用單名,第四千零一個人就開始重名。這樣,重名的概率必然大大增加。相反,我國盡管人多姓少,如果采用雙名,如果避免使用時髦的字眼兒,避免使用濫調,重名的概率是很低的。從審美效果看,雙名無論是字形的搭配、字音的諧調還是字意的錘煉,都具有無法比擬的優越條件,至少它選擇的余地比單名要大得多。

          對于一個十幾億人口的大國來說,要完全避免重名是不可能的。而且,許多小姓即使重名,也沒有多大的影響。譬如褚姓,在一個單位裡能有一位姓褚的,已屬罕見,再出現一位重名者,簡單是奇跡。大姓則不然。「張王李趙遍地劉」,這樣的姓氏如果再取單名,熱必造成大量的重名。

          人們會注意到,凡重名者幾乎都是大姓。一個單位有兩個「劉偉」,如是異性,人們便以「男劉偉」、「女劉偉」相稱;如果同性,便以「大劉偉」、「小劉偉」或「胖劉偉」、「瘦劉偉」以示區別。與其讓別人隨意加字,何不當初再增一字改為雙名呢?在目前的單名熱中,大姓不可熱,還是冷靜地取個雙字名為好。只要充分發揮雙名的優勢,取一個既雅致又響亮的名字并不是什么難事。
          一般地說,小姓的命名相對地要容易一些,選擇的馀地比大姓要大許多。一些被大姓濫用俗了的字眼兒,和小姓組合在一起,效果就大不一樣。例如:風偉、褚健、庫斌、薩華等。 當然,這并不意味著小姓的命名就可以馬虎一些。除了選擇的馀地大一些,小姓和大姓所遇到的問題幾乎差不多。

       

      10.忌諱不及其余的地方

       

          名字的「禁區」有的是社會約定俗成的,有的則是字義的限制,有的從屬于自身的社會觀念和審美意識。一些字便成了名字的「禁區」。某些表示穢物和不潔的字一般不入名號。但某些人或某些地區有給孩子起「賤名」、「丑名」、「臟名」的習俗,為的是讓孩子不為妖魔光顧,便可消災免禍、長命百歲。其實這是一種迷信。某些表示疾病和不祥的字,一般不入名、號。
          人體的部位器官名稱不入名字。但有的也入名,甚至常入名。春秋有重耳,秦漢時有趙王張耳,戰國楚懷王名熊心,當代有著名作家劉心武。不過,這些人體器官的字都是與另字相配合而另有新義的。心與他字組合而成的詞,與人體器官的意義已大不相同。

          某些令人恐懼的猛獸名稱不宜入名。但有些猛獸卻常常入名,如金豹、文虎等。

          文藝作品典型人物的姓名也多為后人不取。某些典型人物的姓名與其代表的特定含義已成為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有固定含義融合在里面。

       

       


       

      11选5任二翻倍打公式